深切怀念美国当代管乐大师大卫.马斯兰卡与他的管乐《第八交响曲》-1乐章

管乐新世界 2020-10-18 10:00:34

今天,关心美国著名作曲家马斯兰卡的人突然在他的网站上看到一则消息:大卫·马斯卡兰于2017年8月6日晚在家中去世,他在6月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结肠癌。他的妻子艾莉森于今年7月3日去世。在她去世后,他也迅速跟去了。他的家庭只剩下孩子、斯蒂芬、马修和凯瑟琳。

大卫·马斯卡兰(DavidMaslanka 1943830- 201786)是一位美国作曲家,他是一位全能作曲家,包括宗教合唱、管乐团、室内乐和交响乐团。

马斯兰卡最著名的是他的管乐合奏作品,他出版了将近130件作品,其中包括9部交响乐,其中8部是音乐会乐队,超过15首协奏曲,还有一个完整的弥撒。马斯兰卡的作曲风格有节奏的紧张和复杂,但也有高度的音调和旋律感。在美国和欧洲,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和日本,都有马斯兰卡的作品在上演。他从奥柏林音乐学院获得了音乐学士学位(1961 - 1965),并继续在密歇根州立大学(1965 - 1971)获得音乐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在他的本科工作中,马斯兰卡还花了一年时间在奥地利萨尔茨堡的莫扎提姆(Mozarteum)学习,(1963 - 1964)

在就读于密歇根州立大学时,马斯兰卡在纽约市立大学金斯伯勒社区学院(Kingsborough Community College)任教20年,并在纽约大学(NewYork University)莎拉·劳伦斯学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担任教职。

马斯兰卡博士是一名自由作曲家,自1990年以来就一直在委员会工作。他住在蒙大拿的米苏拉。在与结肠癌的短暂斗争之后,于201786日,马斯兰卡逝世。

他曾三次获得国家艺术作曲家奖(1974年、1975年和1989)1999年,他被授予国家交响乐团区域奖。从1980年到2017年他去世,他曾担任过100多所大学、音乐节和艺术节客座作曲家。

马斯兰卡对青年作曲家说:你问音乐的灵魂本质,音乐和灵魂是一回事。音乐是灵魂的表现之一。一个人不必有意识地意识到灵魂与灵魂的联系,才能通过那个人表达出来。意识和深层无意识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但每个人都有。无意识可以将自己的方式推入无意识的状态。通常情况下,人们会做出神经质或疯狂的事情——一种或另一种强迫性行为。

如果一个人在艺术上有所准备,那么灵魂力量的突然爆发就可能是一种作曲或一种强大的表演。这个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力是从哪里来的。这是我作为一个年轻作曲家的经验。

当我获得技术技能的时候,会突然爆发出一种音乐。他说:“总有一种艰苦的工作让它正确地组合起来,但在早期,当某种力量开始发生时,我学会了跟随自己的直觉。”写作的冲动,拥有一个“真实的声音”,拥有必要的技术设备都是不同的问题。有一些优秀的技术人员,他们没有真正的声音,有真正的声音的人,他们在技术上很困难。

于建芳与玛斯兰卡

20167月,亚太第19界管乐大赛在中国北京举办,我作为必奏曲目《千年孔子乐》的作曲家参与了国际评委组。这是我第一次与玛斯兰卡先生相识,并结下友谊。玛斯兰卡作为美国当代最杰出的管乐大师,他温文尔雅为人谦和。为了表示尊重,我把比赛用的指定曲目《孔子千年乐》赠送给玛斯兰卡,希望他能对作品提出自己的评价。不久后我又将我的其他几个作品发给他作为交流,他不不久后回复我,对我的作品给予大师无私的高度评价,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由此感到大师的胸怀是如此的宽广与厚道。 由于对玛斯兰卡的作品里了解不多,随后他将出版的第八交响乐与一部长笛协奏曲等总谱寄给我,同时带来几份他的作品CD。客观地说,玛斯兰卡的作品应该是顶级大师的水平,很多作品需要花费很多时间钻研才行。随后我与玛斯兰卡约定,等我细细研读后再做深度交流,可惜没想到他走的这么突然。。。。。。

左:玛斯兰卡 中:李方方 右:于建芳

 

《第八交响曲》简介

  1. Moderate – Very fast

  2. Moderate

  3. Moderate – Very fast – Moderate – Very fast

8号交响曲有三种不同的动作,它的音乐布局暗示着一个单一的大型全景图。

我用冥想开始了这首交响曲的创作过程,并展示了大范围毁灭的场景。

但这种音乐并不是关于我们的世界问题的表面。

这是对一种更深刻的、在工作中有力的创造性流动的回应,它将带领我们度过我们的危机时代。

这音乐是歌颂生命的。

它是关于新生命,从过去到未来的延续,伟大的希望,伟大的信念,欢乐,狂喜,和坚定的决心。

旧事物不断地呈现在新事物中。

第一乐章从我的弥撒中触及“格洛里亚”:“荣耀归于至高的上帝”,无论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宇宙的力量在我们和我们之间显化。

第二乐章是一个巨大的幻想曲,在古老的路德教友的旋律上,耶稣的旋律(耶稣我的快乐)

基督的生命是一个强大的有创造力的形象:愿意被打破接受新的;

完全放弃自己,这样一个新的想法就可以诞生了。

风琴合唱的旧形式是这种运动的基础——新语言是旧的。

第三乐章是赞美和感激的音乐。

它可以追溯到最喜欢的古老赞美诗的结尾,所有的生物都是我们的上帝和国王——这是欢乐降调的主要尺度,所有的钟声都响起。

最近,我用这首曲子,在一段名为“生命之流”的曲子中进行了一组变奏,这个名字也可以作为这首新交响曲的副标题。

 

大师匆匆而去,一生的智慧与血汗留在人间;谨以此文表示我对大卫.马斯兰卡先生的深切怀念和哀悼。

Illions State University Wind Symphony

Stephen k.Steele,conductor

(待续)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