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主义VS浪漫主义,你更中意哪一派

一个普通人的自我修养 2020-09-13 14:43:22

    在进入今天的科普话题之前,先把上期留下的小尾巴梳理一下。卡拉瓦乔的这幅《大卫与被斩首的歌利亚》是属于文艺复兴还是巴洛克风格呢?答案显而易见——巴洛克。歌利亚头颅下还撒着鲜血,就像刚刚被砍下来一样。而且这位歌利亚不是寻常人,他就是画家卡拉瓦乔本人。

大卫与被斩首的歌利亚,卡拉瓦乔, 1609-1610

    卡拉瓦乔除了是个才华横溢的画家以外,也是一个喜欢男性朋友和喜欢聚众斗殴的“流氓”。他在罗马失手杀了一个人后,长期流亡在西西里、那不勒斯等地,虽然教皇因为卡拉瓦乔的才华舍不得杀了他,但也不会轻易饶了他的重罪。卡拉瓦乔一边流亡,一边不停的通过各种手段笼络教廷,而他主要的公关手段就是不断画画。他画了这幅《大卫与被斩首的歌利亚》送给主教Scipione Borghese,也就是教皇保罗五世的侄子,他用自己的人头代替歌利亚的头颅,期望通过这幅画来向教皇表达自己忏悔的决心。最终虽然卡拉瓦乔得到了教皇的特赦,但在返回佛罗伦萨的途中他因为发烧过世了。

    巴洛克风格之后理应进入洛可可时期,也就是“发了疯的巴洛克”风格。最能体现洛可可风格的,请参考今天的凡尔赛宫。

    不过今天我要任性跳过这一阶段,直接进入新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这两个艺术学派同时兴盛于19世纪的法国,接下来可以给大家唠唠嗑。首先老规矩,给大家普及一下定义:

    一幅18-19世纪的画,他的主题是古罗马古希腊题材,有英雄美女姿态,有政治教条内涵,构图精美,素描精确,色彩柔美。就应该是古典主义学派

    一副18-19世纪的画,主题也是历史题材,但色彩华丽、场面激情、恢弘潇洒,有异域风情。那它很有可能就是浪漫主义学派

    在19世纪法国有一对老冤家,分别代表了新古典主义画派和浪漫主义画派,他们斗了好几十年,为后人留下了很多佳作。这两位大师就是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安格尔)以及Eugene Delacroix (德拉克洛瓦)。

左图:安格尔自画像(安格尔 1780-1867)右图:德拉克洛瓦自画像(德拉克洛瓦 1798-1863)

    为什么说他们是老冤家呢?因为他们喜欢打嘴炮怼对方。

    安格尔代表的是新古典主义一派,他信奉绘画艺术应具有高雅的线条和色彩的和谐;而对于运用色彩大胆的浪漫主义派先锋德拉克洛瓦,他的评价是"我无法直视德拉克洛瓦,他臭不可闻"。

    接受新古典主义学派正统教育的德拉克洛瓦确是走在了对抗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最前沿。他反对古典题材的“模仿”,因为那样特别“原始”和“野蛮”。当然艺术家的眼光和我等凡夫俗子就是不一样,看不出来下面这幅古典主义代表的《马拉之死》和"原始野蛮” 有半毛钱关系...

马拉之死(Jacques-Louis David 1793)

    除了放嘴炮之外, 两位代表各自艺术学派先锋的大师还互怼表情包。当然大师们用的是高级表情包:

    首先是德拉克洛瓦在The Salon展出了自己的作品《希奥岛的屠杀》主题是1822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军队在希腊希奥岛上对希腊平民的屠杀。

希奥岛的屠杀(德拉克洛瓦 1824)

相应的安格尔也在巴黎Salon挂出了自己的新古典主义画派作品《路易八世的誓言》,安格尔借鉴了拉斐尔的风格,还原了路易八世向圣母玛利亚宣誓从而为了加强自己王权的故事。


路易八世的誓言(安格尔 1824)

1827年德拉克洛瓦在巴黎Salon展出了以荒淫无度的苏丹王为主题的画作《撒恩帕洛斯苏丹之死》

撒恩帕洛斯苏丹之死(德拉克洛瓦1827)

同一年安格尔也在巴黎Salon挂出了自己的新古典主义画作《荷马礼赞》

荷马礼赞(安格尔1827)

    两人在艺术风格上的对抗持续了很多年,也影响了巴黎很多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分裂和对抗。

    其实两种风格并不分高下,他们的画如今都挂在世界最顶级的博物馆内供人观赏。尤其是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画家还原了1830年7月爆发的法国大革命,画家被人民推翻波旁王朝的英勇行为所感动,再现了巴黎巷战的激烈场景,画面中心象征法兰西共和国的自由女神高举三色旗召唤人民,呼唤全国上下奋起战斗。

自由引导人民(德拉克洛瓦 1830)

    整幅画的中心毋庸置疑是自由女神,她赤裸上身,头上戴着象征自由的垂尖圆锥帽,赤脚踩在前面躺着的尸体上,仿佛是要踏着地上的骨骸走到观赏者身边来。她身旁是为推翻波旁王朝奋勇拼搏的群众,有头戴高礼帽的贵族,有学生,有工人,也有拿着手枪的男孩,他们的眼中无一不透露出胜利的信念。

    这幅画被后来印在了100法郎上,连著名的乐队Coldplay 也曾用这幅画作自己的专辑封面。

    这下不用我说也知道这是什么画派的作品了吧?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