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还是小苹果?音乐品味透露你的思维方式

果壳网 2020-10-21 13:26:05

诶斯达/译)你喜欢的爵士乐是诺拉•琼斯(Norah Jones)还是奥尼特•科尔曼(Ornette Coleman)的?

你更青睐的古典乐,是巴赫(Bach)还是斯特拉文斯基(Stravinsky)的?

你钟爱的摇滚乐呢?是酷玩乐队(Coldplay)还是超级杀手合唱团(Slayer)的?

来自剑桥大学的研究者告诉我们,你的答案可能足以让我们了解你的思考方式。

喜欢巴赫的你,听过这张古尔德《哥德堡变奏曲》(81年版)吗?

在近日发表在《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的一个研究中,一组心理学家发现,无论你是偏向于喜欢注意和回应他人情绪、共情程度高的“共情者”(empathizer),还是偏向于喜欢分析世间规则和模式、系统化思考程度高的“系统化思考者”(systemizer),你的思维方式都可能预示你所喜欢的音乐类型。

无论我们身在何方,音乐几乎都是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判断我们喜欢哪些音乐而不喜欢哪些音乐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当我们在iPod上随机播放音乐时,我们只消几秒就能决定是继续听同一首歌,还是跳到下一首去。然而,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音乐品味,人们依然所知甚少。

The Sisters Of Mercy的后朋克气息,对不对你的胃口?

在过去的十年,研究者们提出,人们对音乐的偏好反映了诸如年龄和性格等外显特征。举个例子:

乐于尝试新体验的人偏爱布鲁斯、爵士乐、古典音乐和民谣流派的音乐

而外向、亲和的人则偏爱流行音乐、原声带、宗教音乐、灵魂乐、放克、电子音乐和舞曲流派的音乐。

最近,一组由博士生大卫•格林伯格(David Greenberg)带领的科学家研究了我们的认知风格(cognitive style)如何影响我们的音乐选择。他们通过测量被试们是在“共情”还是在“系统化思考”的量表维度上得分更高——又或者在这两个维度上得分相当——来衡量人们的认知风格。其中,“共情”是指我们识别、回应他人想法和感受的能力,而“系统化”是指我们对理解(像天气、音乐和汽车引擎这样的)系统里潜在运行规则的兴趣。

“共情者”和“系统化思考者”,谁更可能偏爱艾米·怀恩豪斯的这张专辑?

“虽然人们对音乐的选择随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变化,但我们发现,一个人的共情程度和他们的思维方式能预测他们喜欢的音乐类型。”剑桥大学心理系的大卫•格林伯格说道,“其实,他们的认知风格,也即他们在‘共情’还是在‘系统化思考’方面更强,能比他们的性格更加准确地预测他们喜欢什么音乐。”

研究者们对超过4000名被试开展了多项研究。这些被试大都通过Facebook应用“我的性格”(myPersonality)招募而来。这个应用让脸书用户做一系列心理学问卷,人们继而可以将这些问卷的结果放在自己的用户资料里供其它用户查看。一段时间后,研究者让这些被试聆听并评价了50首歌曲。为了将被试和歌之间可能存在的个人关联或文化关联最小化,研究者们在曲库样本中选择了26种音乐流派和亚流派内的歌曲作为刺激源。

雷光夏的《黑暗之光》是否拨动过你的心弦?

研究结果表明,在“共情”维度上得分高的人,倾向于偏爱节奏布鲁斯、软式摇滚和成人当代音乐流派的柔和音乐,乡村、民谣和唱作流派的质朴音乐,以及电子乐、拉丁音乐、迷幻爵士和欧洲流行乐流派的当代音乐。他们不喜欢像朋克和重金属那样激烈的音乐。相反地,在“系统化思考”维度上得分高的人比较喜欢激烈的音乐,但不喜欢柔和、质朴的音乐风格。

甚至,即便是在某一特定的音乐流派内,研究结果也保持着一致性:“共情者”还是更喜欢温和低调的爵士乐,而“系统化思考者”则倾向于选择激烈而复杂的爵士乐。

更进一步分析发现,那些共情程度高的人更喜欢的音乐具有能量低(富于温和元素)、带负面情绪、或者更具感情深度的特点。而系统化思考程度高的人则偏爱能量较高(富于激动元素)、情绪积极以及思想深刻、复杂度高的音乐。

克纳佩布许《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

作为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爵士萨克斯风演奏者,大卫•格林伯格说,这个研究可能会给音乐产业带来启发:“大量的资金被投入根据个人喜好推荐音乐的算法开发当中,Spotify(译注:一个起源于瑞典的,类似豆瓣FM的音乐串流服务,向用户提供由数字版权管理的音乐)和苹果音乐就是这样的应用。通过了解一个人的思维模式,这样的服务在未来也许能针对个人去微调它们所推荐的音乐。”

“这一系列的研究强调了音乐反映自我的能力。”研究的负责人杰森•仁特夫(Jason Rentfrow)博士说,“音乐是我们在感情、社会和认知层面上的自我表达。”

L'Arc-en-Ciel 乐队的第六张专辑《Ark》。

团队的另一成员西蒙•巴隆-科恩(Simon Baron-Cohen)教授补充道:“‘共情-系统化’理论是一个解释个体心理差异的理论,而这个研究则是这个理论的一个有趣延伸。如果第一作者不是这样一个天资聪颖的博士生兼音乐家,即便只是想提出这个课题都不容易。这个研究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那些认知风格处于极端的人,比如系统化思考程度很高的自闭症患者。”(编辑:Calo)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media@guokr.com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