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解与易懂之间:马勒第八交响曲

界面文化 2020-10-08 07:35:44

 
 

引言:夏伊指挥马勒《第八交响曲》

古斯塔夫·马勒的《第八交响曲》以怀抱天下的姿态突破了交响乐形式的各种界限。里卡尔多·夏伊是这部作品最坚实的演绎者之一。因此,在夏伊继任阿巴多成为琉森节日管弦乐团新音乐总监的开幕演出上,夏伊选择了这个作品作为他的就职演出,这个选择显得非常恰当。当天的艺术宣言具有浓浓的个人情怀:这应该是一场“向阿巴多致敬”的演出。阿巴多是夏伊非常尊敬的朋友和同事,夏伊也多次强调,阿巴多对他自己的影响非常大。2016年8月12日,阿巴多生前未能带领琉森节日管弦乐团完成马勒全集的表演这一夙愿在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马勒《第八交响曲》演出中得以圆满,而这场演出也开启了琉森的一个新时代。

   


难解与易懂之间:马勒第八交响曲


文/焦元溥

2012年,指挥大师阿巴多在琉森音乐节本已排定演出马勒第八交响曲,最后却改成莫扎特《安魂曲》。“经过多年研究”,他这样表示,“我对此曲仍有不少疑惑未清,还没准备好要再挑战一次”。此次失约随着他的逝世而成为永恒遗憾,阿巴多终究未能在琉森再演完一轮马勒交响曲全集。


但他的理由是否为真?或者是体力下降,难以负荷吃重排练的托辞?不只是他,包括作曲、指挥大师布列兹(Pierre Boulez)在内,许多名家皆曾表示难以理解马勒第八交响曲,即使他们都指挥过。奇特的是此曲恰好是马勒生前最受好评的创作,首演大获成功不说,至今每次演出都能造成轰动。“真奇怪”,就连马勒都自嘲,“难道我最重要的作品也是我最容易被理解的作品吗?”



难解与易懂,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落差?事实上两者都有道理。马勒第八交响曲编制庞大,动辄用上四、五百人,第一部分拉丁文赞颂歌声响极其壮阔,曲调澎湃悦耳,让人一听难忘。第二部分取自歌德诗剧《浮士德》第二部终景,旋律与管弦写作完全搭配歌词,更有宛如歌剧的声部与舞台设计。作曲家指示巨细靡遗,聆赏者自能按图索骥(特别是透过录像欣赏),确实不难懂,至少没有诘屈复杂的声响结构或故弄玄虚。然而本曲二段歌词来自截然不同的语文与时代,差距约有千年,究竟有何相关?我们又该如何审视文词与音乐之间的对应关系?

        无论是难解或易懂,第八交响曲都是马勒交响乐作品中的异数。这是他唯一的两个乐章的交响曲,唯一“视人声为乐器”并从头唱到尾的交响曲(相形之下,其后的《大地之歌》仍属管弦乐歌曲形式),更是他最积极正面乐观,直接理性明晰的交响曲。这些特质也落实到作品内容与结构。第八和第九交响曲都可见马勒精研对位法的成果。他从巴赫作品思索出新心得,以自己的方式提出奠基于世纪末后浪漫和声的对位语言,第八交响曲第一部分,非有惊人对位功力无以谱成。但“对位”在此不只是写作技巧,更是全曲精神核心。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堪称各方面的对比,除了文本,前者奏鸣曲式,后者形式自由;前者为交响乐风格,后者集声乐形式大成,包含清唱剧、神剧、歌曲、咏叹调与瓦格纳乐剧笔法。就连篇幅也恰巧相对,前者演奏时间约为后者之半,不得不说是精心擘画的对照。



       就内在风格而论,马勒尽可能融入所有相对元素:人声与管弦、简单及复杂、神圣和世俗、宗教对启蒙、原始并现代、阳刚或阴柔、圣咏大合唱映照戏剧交响曲、室内乐的静谧应和,声响齐鸣的震撼,在各种丰富对比之中,作曲家具体而微地呈现至此曲为止的史上各类音乐风格,使交响曲果真如他的定义,自成天地宇宙。而这宇宙不只缤纷灿烂,也有脉络相连。比方说第一部分众声部爆发出的中段《点燃我们智慧的火焰》(Accende lumen sensibus)不只壮丽非常,旋律还化为交响动机成为第二部分一开始描绘神秘大自然的乐思,继而成为贯穿全局的核心。其后长笛奏出的新主题实为第一部分《请赐给我们洪恩》(Imple superna gratia)的变形,也成为此段的爱之主题。第一部分开头句《请降临,创世主的圣灵》(Veni, creator spiritus)的旋律在第二部分中段再度出现,更成为尾段的管弦结语。如此旋律素材互用还有很多,因此前后音乐与文本并非任意不相关,而是透过多样元素创造整合性的思想。就是要有彼此冲突的素材,才能使如此大同世界完整。我们欣赏第二部分时,虽不必具体辨认所有先前出现的旋律与动机,但自然会从熟悉素材中得到共鸣,拉丁文赞歌的印象必将融于歌德的《浮士德》终景。


如此设计也反映马勒的创作过程与人生。他自承此曲源于偶然读到《请降临,创世主的圣灵》后灵感汹涌而发,初稿在1906年夏天短短十周内火速完成,好像乐曲逼着作曲者完成自己。但在初期架构中(第二手写稿),此曲乃为四个乐章的作品,分别是“创世主降临”(Veni creator)、“博爱”(Caritas)、“诙谐曲:耶诞游戏与孩童耶稣”与“赞歌:由爱神带来的创造”。后三段虽然不见于完稿,“慢板、诙谐曲、终曲——神秘合唱”的架构却仍在第二部分出现。这并非是马勒将如此架构“套用”于《浮士德》终景(此段乃依循歌德诗句发展,本质上并无段落移动),而是他发现两者其实互通。因此儿童合唱不只化身为第二部分“受祝福的男童”,第一部分更首次出现于形塑第二部分最为关键的《点燃我们智慧的火焰》,成为前后相连的指引。更为重要的则是《浮士德》终景对马勒而言不只是浮士德的灵魂净化,更是“爱”所能带来的救赎。就在此曲首演那年,他发现妻子阿玛(Alma)的外遇,从此检讨自己多年来对这位不凡才女的亏欠,激发出更强烈的爱。他将第八交响曲献给妻子,也让原本架构中的“爱神与创造”得到新的意义,与浮士德的救赎合而为一。

       这或许也是马勒第八交响曲最神秘之处,毕竟作曲家起草之时无从预见未来,而他甚至不知歌德也曾深为《请降临,创世主的圣灵》所感动,还欲将其译成德文——可能他在写作《浮士德》终景时也曾想到这首赞歌,而马勒则以艺术家不可言说的灵思感受到两者的互通?我们没有证据支持如此假设,但也无法排除这般可能。这是明朗正向又幽微奥妙的非凡作品,是作曲家人生与其大时代的精彩见证——那是欧洲文明在声响中歌颂爱与救赎,世界大战前人性最灿烂的光辉。面对这直指心灵的创作,我们所需要的也正是用心倾听。再一次欣赏马勒第八交响曲,相信你我都能从中得到推陈出新的启发。



作  品  |  欣  赏

唱片名:《古斯塔夫·马勒——降E大调第八交响曲》

 
 

指挥:里卡尔多·夏伊 (Riccardo Chailly) 

乐团:琉森节日管弦乐团(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

录制时间:2016年8月12日

录制地点:现场录制于瑞士卢塞恩文化会议中心音乐厅

ISBN号:978-7-88331-054-9

唱片编号:86670048-1/1CD

介质:蓝光

发行时间:2017年9月

发行地区:大中华区

发行公司:北京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有限责任公司


    

注:图片素材由NCPA Classics提供



—END—





长按二维码

一键关注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