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第八交响曲》:大师的“反差萌”

相忘江湖的小鱼 2020-10-11 13:18:37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你印象中的贝多芬是什么样的?

激动、暴躁、阴晴不定?

沉郁、痛苦、耿直倔强?

……

      在我看来贝多芬的性格是多方面的,既温和又狂热,内心充满着尖锐的矛盾。这些也许可以部份地解释他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紧张与对胜利的强烈感受。这些激荡恢弘在他的交响曲三、五、九中非常明显,当然,大师的作品风格肯定不会是单一的。今天就来说说能展显贝多芬幽默、智巧那一面的作品——《 F大调第八交响曲(Symphony No.8 in F major, Op.93)》 。


(贝多芬《第八交响曲》——指挥:西蒙·特拉)


      贝多芬很善于在同一个时间内创作两种性格截然相反的作品,他的第七和第八交响曲都在1811年开始创作。贝多芬几乎刚刚写完第七交响曲中的爆发性的谐谑曲和旋风式的末乐章(1812年5月下旬或6月上旬),就把全副精力转到它的较温柔的姊妹篇。他在第八交响曲的手稿上标注的日期是“1812年10月,于多瑙河上的林兹。” 

     当他的友人指出这新的第八不如其它作品受人欢迎时,贝多芬咆哮地说:“那是因为它比其他作品好得多!


      虽然在这两部作品中“贝七”更受人欢迎,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贝多芬说的是他的真实思想。因为和第七比较起来第八交响曲的整个织体更是无比地细腻,更为精致复杂。尽管看起来它比较严谨,而且使用的是传统的四乐章形式。 


第一乐章:富有生气的快板 
     交响曲以一个十分可人的方整而对称的短小主题开始。初听起来,它像是出自十八世纪晚期的那些写轻松愉快交响曲作家的创作室。“贝八”的有趣之处在于第一乐章迅速地开始,其中包含了精彩的配器。一个强有力的F大调主题,然后是优美的第二主题。然后主题间机智地互动,像是用音乐在开玩笑。


     幽默是有技巧而且很微妙的,它意味着精准的计算和恰到好处的妙语。之前,贝多芬已经写了不少交响曲,里面充满了粗暴与歇斯底里,具有暴风骤雨一般的效果。可在这里,他计划写一首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作品。“贝八”不仅从头到尾充满了惊喜,而且同样贯彻了贝多芬的个性特征——直截了当的“突强”,然后严格的控制!

第二乐章:诙谐的小快板

    这个乐章速度较快,却担当该交响曲中“慢乐章”的角色,尽管并非传统的那样抒情而富有歌唱性。该乐章情绪轻松幽默,速度相对一般慢乐章而言也较快。在木管上那种整齐的响声就是指节拍器,节拍器一般的机械节奏已经被海顿在其第101交响曲“钟”中模仿,贝多芬或许得到了类似的灵感,对新节拍器有所加快的节奏进行了一番调侃。第二主题有一个极为迅速的六十四音符动机,也许与一个有些故障的节拍器发出的声音相仿。


      当贝多芬在构思“贝八”的第二、第三乐章时,他很可能已经计划好要干什么。第二乐章是谐谑的小快板,乐曲创作时,贝多芬认识了约翰•尼波穆克•梅采尔(Johann Nepomuk Mälzel)。而梅采尔发明了节拍器,这对贝多芬很重要,因为他想要明确无误地确定演奏速度。他似乎想在这个乐章中调侃那个失灵的节拍器,像是在调侃好朋友的发明,显得轻松活泼。这个乐章无疑是整部作品最富有代表性的一章,虽然它短小的可以称得上是贝多芬所有交响曲乐章中篇幅最小的乐章之一(第二交响曲的第二乐章同样短小),但是和它的篇幅特点所一致,这个乐章轻盈而欢快,并且带有十分明显的复古色彩。

(梅采尔和他在1815年发明的节拍器原型)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

   小步舞曲和十八世纪的模范并不大相同,它留有一种有些沙哑、粗鲁的节奏,以及强烈的力量和对比。例如,在起拍之后紧接着的五拍上,贝多芬指示有"sf"的字样(突强);使得这个开头产生和整部作曲相协调的游戏、调侃意味。据说,开头圆号声的灵感,来自贝多芬对于特普利采航船上号角声的回忆。小步舞曲主题源于奥地利民歌旋律,但经过了精妙的处理;不过依然使得效果有些民间化,而非纯粹的维也纳宫廷沙龙风格。


    这个乐章由三段曲式写成,中间有一段平和安适的三声中部,与前后舞曲形成鲜明对比。三声中部包括一段享有盛名的圆号与单簧管独奏片断。有人说在这个乐章中,贝多芬故意写出了几段“走板”片断,用中国传统的语言来表达就是“卖几个破绽”,为的是把小步舞曲这种音乐形式通俗化,大众化。因为那几段“走板”听上去的效果好像就是乡村乐手因为技巧不熟练而弹奏失误所引发的,十分有趣。斯特拉文斯基还曾赞扬贝多芬在此处的配器真是“无与伦比的乐思”。


第四乐章:活泼的快板 

     闪闪发光的舞曲性末乐章的曲式,介于回旋曲和传统的交响奏鸣曲曲式之间。回旋曲的叠句在屏息,低声的耳语中开始。

     这个乐章在曲式上充满着使人意想不到的安排:在和声上充满着强烈的曲折对比,当时一定令人觉得蛮横,但至令听来犹感清新而不落俗套。音乐就这样走着,走着,好像沉醉在它自己的创造热忱中而不能自拔……
这里把F大调第八交响曲倡导的"快乐主义"发扬到了极致,这里没有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中的豪迈音符,也没有c小调第五交响曲中的磅礴气势,这里拥有的只是蕴含着属于平凡的快乐感情。


     有诠释者会认为“贝八”很难演奏,或干脆将它归于二流作品。是的,它缺乏明显的悲剧元素和强烈感情,不是那种充满激情的交响曲。但我认为,这时的贝多芬是想摆脱他过去的创作模式。他可不管人们会在《第七交响曲》后期待些什么,神秘的、悲剧性,还有那些非常严肃且沉重的东西。“贝八”中完全找不到这些,但大家要知道,想要完全演绎出一种完全不同以往的模式,是需要强大的勇气和精深的技巧的。

     贝多芬《第八交响曲》到处洋溢着一种复古,从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早期莫扎特、海顿交响作品中蕴含的古典韵味,夹杂着贝多芬一贯以来突出的个性。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让人愉快的优秀交响曲,其间充满了智巧、幽默的成分。这是在传统艺术思想和传统艺术创作方式外衣掩盖下的浪漫主义作品,仅仅用快乐人生来评价似乎还不够,游戏人生也许才是这部作品最重要的特点。


     你喜欢古典主义大师贝多芬这部“反差萌”的作品吗?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