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第八交响曲》:风格雄伟,富于玲珑的睿智和精彩的幽默

青年音乐手册 2020-10-10 13:32:23

 来源/古典音樂

马勒第八交响曲(杨松斯指挥BRSO现场)





指挥家麦可·提尔森·汤玛斯论马勒《第八交响曲》

1、马勒之精神丨整个九首交响曲就是一部生命和灵魂的礼赞和升华;2、当他站在指挥台上时,面前是不放乐谱架的丨马泽尔指挥马勒《第一交响曲》;3、“亲爱的上帝将给我亮光, 把我导引至幸福的永生”丨杜达梅尔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4、李欧梵丨如何听马勒?5、“交响曲必须如同整个世界一般,包含一切”丨杨松斯指挥马勒《第三交响曲》;6、“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7、“音乐是天外来的神秘语言”丨带你了解伟大作曲家马勒;8、“最完美的马勒”丨聆听阿巴多与马勒不解之缘;9、“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0、“我的时代会到来的”丨如何欣赏马勒交响曲?11、路的起点是绝望,终点则通向终极快乐丨阿巴多、杜达梅尔、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五交响曲》视频;12、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3、我感受到死亡这一心情丨伯恩斯坦指挥马勒《第二交响曲》;14、身为马勒助手的指挥大师布鲁诺·瓦尔特丨他是如何提携青年指挥家伯姆的?15、马勒亲自指挥演奏得最多的一部交响乐丨指挥家谈马勒系列之《第一交响曲》;16、对马勒而言,终极答案其实是不存在的丨指挥家谈马勒《第二交响曲》;17、要真正理解马勒,必须摒弃多愁善感的眼光,因为多愁善感压根儿不是马勒音乐里固有的东西丨马泽尔评介马勒《第三交响曲》;18、马勒曾言:“使时间驻留在快乐的童真之中才有永远。”丨大卫·辛曼评介马勒《第四交响乐》;19、为何伯恩斯坦误读了这部交响乐丨西蒙·拉特尔评介马勒《第五交响曲》;20、马勒生前混得并不差,为什么却能写出如此消极悲观的音乐呢丨艾森巴赫评介马勒《第六交响曲》;21、世上没人喜欢把马勒《第七交响曲》演奏两次以上丨杰捷耶夫指挥家谈马勒《第七交响曲》



马勒第八交响乐俗称“千人交响乐”。在此前的第七交响乐中,马勒追求的是一种跳跃式思维。和声,复调,结构,天马行空。尤以末乐章为最。而当他把这一套手法玩得纯熟之后,就又开始想着换换新花样。于是写了这部气势恢宏的第八交响乐。演奏第八交响乐最大的难题是,惟其气势太强,很容易搞成一个臃肿失控的巨无霸。实际上这部交响乐不仅风格雄伟,而且富于玲珑的睿智和精彩的幽默,初始感觉笨重迟缓,真正听起来却是宛如一柄利剑划过,横空寒光闪闪。

马勒第八交响曲(贝洛拉维克/BBC交响乐团)



  • 第一乐章是一个篇幅很大的呈示部,其中有一段,估计是马勒作品中最长最流畅的快节奏音乐。只见天空云层翻卷,云层的缝隙间透出变幻莫测的光束。随后音乐变得迟缓而伤感,与之对比,小提琴独奏依然狡黠而生动。勃勃生机之中呈现的对位手法,不禁令人想到,马勒曾经承认自己年轻时的对位功课学得不够好,最后在班级里勉强过关。这个乐章听起来妙趣横生,精彩连连,但是要将演奏的音色控制得清澈通透,逻辑主线紧凑鲜明,还是颇有难度。指挥必须时刻侧耳倾听,小心保持各声部的均衡,否则人声部分的独特味道或者管风琴的浑厚低音就荡然无存。这一乐章还有个惊异之处,每一段音乐出现时,都令人回想起马勒第一交响乐的戏剧性模式。

乐章结尾时达到高潮,节拍加快了一倍。第一乐章结尾必须这么处理,从而造成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因为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氛围。压抑,极度哀伤,木管组奏出一个简单的旋律,到结尾时该旋律将演变为以主调进行的辉煌强悍的合唱。此处的和声尖锐刺耳,但又不能影响整体上的沉郁伤感。接着乐队突然爆发,全体乐手一齐以最大音量演奏,尤其圆号、大提琴以及其他中音部乐器必须使尽全力。此处的情境是追忆当年在第四第六交响乐慢乐章中感受的心绪,并开始向“大地之歌”的“告别”段落发展。

杜达梅尔指挥马勒第八交响曲



  • 接下来,我们到了一个急转直下的时刻。如果想更充分地领略马勒那非同一般的天才,不妨再听听舒曼为同一段歌词所作的抒情典雅的曲子。马勒的洞察力仿佛一位挥洒自如的画家。极乐神父是一个张扬的角色,而沉思神父则更类似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中的阿尔贝利希或者哈根。此处的音乐充满一种强大的野性。然后,小天使和街头音乐出现了。与其说这是一支仪态高雅的童声合唱团,不如说是一帮街头小崽子。音乐到了这里又有了活脱脱的幽默感。闹腾了一阵子,“赞颂玛利亚的学者”出场了。很多乐团演奏到这里,往往会出问题。马勒在乐谱上标注得很清楚,当小天使们离去之后,音乐必须逐渐减慢节奏,过渡到最终的玛利亚赞歌。我们的心绪不再被歌词所左右,渐渐沉浸在夹杂小风琴和竖琴的“永恒的圣母”主题之中。这是马勒所写的最多愁善感,最具有沙龙式典雅风范的一段曲子。

再接下来,到了我最喜欢的一段。几个赎罪的女人出现了。转瞬间,我们仿佛置身山顶,与三位殉道的女人一起喝茶。三个女人经历过红尘沧桑,如今时常聚会,缅怀当年曾经历过的苦乐岁月。音乐中的晶莹光彩,依稀闪现女人们记忆中的逝去的韶华。回忆充满着温馨和幸福。她们早已将一切曾经遭受的伤痛抛诸脑后。三个女人的歌声采用卡农形式。她们的歌声妩媚,彼此惺惺相惜。接着,光明圣母驾到。她光彩照人。纯洁无暇。她唱起一段安详深情的歌曲。音乐进行至此,切不可弄成哀婉凄凉的风格。女声独唱必须单纯动人而不失矜持,与上苍的威严相吻合。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