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女》:新古典主义的探索

毕氏云烟 2020-10-25 12:08:07



《大宫女》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出生于法国的蒙特庞省,他的父亲约瑟夫是皇家美术院院士,11岁时进入卢兹学院学习美术,17岁时他拜雅克·路易·大卫为师并在其画室学习绘画。大卫很欣赏安格尔,就像后来安格尔欣赏德加一样。21岁就凭借精湛的画作获得罗马大奖。此后更是创作巨作多数,还创办学校被选为皇家学院院士,安格尔对于古典法则的理解更为深刻,当达维特流亡比利时后,他便成为法国新古典主义的旗手。


  《大宫女》这幅美术作品是卡琳罗.穆拉特皇后请他画的,由于这幅作品所表现的内容远离了法国的现实生活,人们对这幅作品的反映较为冷淡。但是这幅作品却具有其独到之处,《大宫女》这幅作品色调优美别致,充满了浓厚的装饰性和新奇的异国情调,画中的女人优美妩媚,阴柔娇弱。因此有人说画中宫女没有骨头、没有肌肉、没有生命也没有信仰。但正是由于这种绘画表现,充分显示出宫廷女性的柔媚特点。


《大宫女》中描绘了十分具有东方情调的土耳其闺房生活:一位全身赤裸的宫女侧卧在华丽的床上,女子的背弯成优美的弧度完全暴露在人们的眼前,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吸引力。这是一个不符合实际的、夸张的形体,因为她的脊椎被加长了,但就是这种像是没有骨头的形体增强了裸体的妩媚感。同时,宫女的手臂也不符合实际结构原理,粗细一致的手臂与脊椎和腰身呼应,所有的一切都形成了一种韵律,人们的视线全部被吸引到宫女优美的背部。与抽象的人体不同,画面的背景采用了写实主义手法,这种真实情景的描绘增强了画面的说服力,使人们产生似梦般的幻觉。整个画面的色彩非常大胆,背景很强的蓝色和裸体的黄色,以及人体的明暗和粉红的色调极不协调,但却像其自身的节奏感。在这幅画中,安格尔为了营造出宫女整体曲线的美感和节奏感,对形体进行了抽象变形,而且这种美的追求不仅没有减弱画面整体的真实感,反而在画面上创造出一种神秘,典雅的意境。


画中女子的打扮并不是一个典型的西方人,她包着土耳其头巾,手拿孔雀羽扇,画作背后的绸缎也散发着异国的光彩。从题目中知道,这画的是奥斯曼帝国的宫女。在西方人的脑海里,妻妾成群东方人皇宫的宫女对他们的确具有神秘的吸引力。不过,安格尔笔下女子的意义还不仅如此。创作这幅画的背景是正值法国在对奥斯曼的战斗中失利,有人说法国人从此深深意识到,曾经占有的伊斯兰领土正在不可抗拒地失去,在这样的情况下观看只有在私密空间才能看到的东方女子的形象就别有一番含义了,它潜藏着一种心理上的欲望和征服。不可否认的是安格尔毫不掩饰,甚至极力夸张女人行体感官上的魅力,同时又极其冷静、富有克制力地将它表现出来,恰好为观众的视觉与欲望之间提供了适当的安置。



1804年安格尔24岁自画像



《大宫女》这幅画在巴黎展出时,引起了观众更大的抨击。 评论家德·凯拉特里说得较为中肯些,他曾对安格尔的学生说:“他的这位宫女的背部至少多了三节脊椎骨。”然而安格尔的学生曾为自己的老师辩解道:“他可能是对的,可是这又怎么样呢?也许正因为这段秀长的腰部才使她如此柔和,能一下子慑服住观众。假如她的身体比例绝对地准确,那就很可能不这样诱人了”。


《大宫女》就严格的古典风格去要求,确实存在着不适宜的元素,由于不协调的色调和夸张的形体使这个女裸体几乎成了变形美的一种试验,有人说他它完全背叛了老师的庭训。安格尔的学生杜瓦尔为此曾竭力为他作辩解,他说:“我并不想说,安格尔先生是个浪漫主义者。但我也要肯定,他从来不是当时所理解的那种意义的‘古典主义者’。”安格尔似乎在这幅画上显示了自己在自然面前的独立性,这里的表现反而给人们造成对他的见解的模棱两可性,但从历史的角度去认识,安格尔具有他的探索勇气,尽管他所画的这个人物就新古典主义的风格说是有着很大的虚构性。


安格尔一生在裸体素描上下过精深的功夫,而且只有他面对裸体模特时,他的现实主义的真知灼见才能体现出来。他曾说:“标准的美——这是对美的模特儿不断观察的产物。”还认为一幅画的表现力取决于作者丰富的素描知识。这位古典主义绘画的末代风流画家,吸收文艺复兴时期前辈大师的求实技巧,是自己的素描技巧发挥到炉火纯青的水平,这里所不同的只是,他不像马萨卓,米开朗基罗等大师的裸女体现的一种充满人性的时代理想,而是“永恒的美”这一抽象概念。他在于寻求线条、形体、色调和谐的女性美的表现力,这些在他的土耳其宫女的裸画上尤为明显,这也正是大宫女受现在人推崇的原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找到我们:

(1)点击标题栏下方蓝字毕氏云烟即可加入

(2)添加朋友→查找公众号→毕氏云烟

(3)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