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交致敬音乐英雄 乐圣经典永驻人间

北京交响乐团 2020-09-23 15:24:01

4月27日晚上,北京交响乐团在清华大学的新清华学堂举办了“纪念贝多芬逝世190周年北京交响乐团特别音乐会”。此次音乐会意在纪念古典音乐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音乐家贝多芬先生。乐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谭利华携手老朋友——钢琴独奏家吴纯,为观众演奏了贝多芬的《皇帝》钢琴协奏曲与《第七交响曲》等经典名曲,引发在场众多贝多芬乐迷的共鸣。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德国著名的音乐家,维也纳古典乐派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作品对世界音乐的发展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因此被尊称为“乐圣”。


贝多芬在音乐史的地位是极其突出的,他不仅是古典主义风格的集大成者,同时又是浪漫主义风格的开创者。贝多芬同时也是维也纳古典乐派代表人物之一,他一共创作了9首编号交响曲、35首钢琴奏鸣曲,其中后32首带有编号、10部小提琴奏鸣曲、16首弦乐四重奏、1部歌剧、2部弥撒、1部清唱剧与3部康塔塔。另外还有大量室内乐、艺术歌曲、舞曲。


音乐会开场曲目是《科里奥兰序曲》。科里奥兰是传说中的罗马英雄,莎士比亚以他的故事写成一部悲剧。

传说491年罗马发生饥馑,科里奥兰提出,接受救济的民众必须同意废除保民官制度,否则不发给赈灾粮。为此他受到流放的惩罚,后投奔沃尔西国王,带领沃尔西人打回罗马,在其母与其妻的恳求下,才从罗马撤兵。

莎士比亚悲剧由维也纳剧作家科林改编为歌剧,贝多芬于1807年为它创作了这首序曲。这首序曲表现的是英雄科里奥兰为了比他本人更崇高的东西而放弃了复仇,同时也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在莎士比亚的悲剧中,科里奥兰由于放弃了指挥权而被沃尔西人谋害;而在科林的剧本中,他则是自杀。瓦格纳对这个人物的评介是“他野性难驯,不虚伪,也不谦让。


这首序曲OP.63,C大调,奏鸣曲式,以科里奥兰本人庄严的姿态开头,紧接着是他的愤怒不安,他愤怒的对抗被一个柔美的主题打断,形成传统奏鸣曲—快板曲式中的对比。这个主题可理解为科里奥兰亲人们的乞求。在发展部,表现了英雄内心的犹疑不决,内心的矛盾,荣誉的崩溃,以及不以苦乐为意的自我毁灭而获得的胜利。结尾,乐队渐渐沉浮在一片寂静之中。

整部戏剧的高潮,是科里奥兰在最后时刻的心理冲突。因此,序曲也强调表现了这种冲突,并用了最能表达戏剧冲突的奏鸣曲式写成。

音乐刚开始,由弦乐器三次强奏八度的C音,但每次都被乐队粗暴的和弦打断。

随后开始的主部主题有一种焦躁不安的情绪,有时还显得怒气冲冲。这个主部主题的动机音型在以后的音乐发展中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段音乐可以看作是科里奥兰本人傲慢性格的写照。

接着出现了一支温柔的旋律,这是副部主题。音乐的进行温文尔雅,颇具女性神采。这可以看作是科里奥兰的母亲和妻子的乞求。

音乐的再现部出现后几乎占了整个序曲长度的一半。由于再现部的音乐几乎涵盖了从前出现过的所有音乐动机,因此也可以看作是前面全部音乐的再现。

在这里,主部主题和副部主题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主部主题和引子部分的粗暴和弦交织在了一起,显得更加不耐烦,但开始的副部主题还是具有极大的柔韧和耐心。开始的是展开部分的音乐动机,科里奥兰还没有被劝服。但出现的副部主题的再一次恳求,最终导致了引子部分的几个粗暴和弦的重新出现。但这几个和弦已经改变了面貌,其中有的一分为二,力量也渐渐消失了——科里奥兰终于在无限矛盾的心情中放弃了复仇。

最后音乐进入了一片低语。大提琴将科里奥兰的动机放慢放宽——它被抽掉了速度和力度,变成了深沉的叹息。最后以弦乐器柔弱地三次拨奏结束了全曲,意味着科里奥兰的生命之火已经熄灭。


音乐会第二首曲目是《降E大调第五号钢琴协奏曲——“皇帝”》。

贝多芬很早就结束了钢琴协奏曲的写作,在1809年左右他完成了这部作品,同时他还创作了大型的《钢琴乐队与合唱幻想交响曲》。这部作品本身没有标题,但是按照当时贝多芬的作品风格,其中充满了英雄气概。以至在演出的时候一位军官激动的大叫“这简直是协奏曲中的皇帝!“。故从此加上“Emperor”的名字。而钢琴家Kempff同样认为这是“theconcerto of concertos”。足见这部作品在古典时期钢琴协奏曲中的地位。



吴纯老师是演奏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名家,声音理性而冷静,充满学者气息。足够的独奏技巧和对作品理解基础,使得协奏曲整体更加充满了灵性。同样,指挥家谭利华在这套作品中也表现出了极度的严谨性。整体演绎充满了理性的激荡而又不失幻想的飞扬。


贝多芬钢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往往非常优美,演奏中大部分时间吴纯都收缩力度,钢琴使用透明的音色带来了轻柔的幻想,但同时控制音色不过分朦胧,那是理智的幻想。随曲调色彩的变化吴纯也会时而突然使用足够力度的触键产生足够的沉静。



第一和第三乐章的清晰和力度是非常过瘾的,吴纯的手功非常硬,琴声绝对不会有混乱不清的地方。所有的乐思层次非常清楚,上行下行的流动性层次感丝毫没有混浊,甚至一些装饰音的使用仿佛可以在惊涛骇浪中仍然清晰的欣赏浪尖荡起的点点浪花一样。


中场休息结束后,乐团为大家演奏了此次音乐会的最后一首曲目——《A大调第七交响曲》。A大调第七交响曲(Symphony No.7in A major, Op.92),贝多芬作品第92号。首次公演于1813年12月8日。

当贝多芬创作他的第七交响曲时,人们正注视着欧洲的版图被鲜血重新绘制。那是在1811~1812的秋、冬、春三季。这部作品在6月间完成,此时拿破仑战事已进入最后的高潮,大举侵犯俄国,旦夕之间溃不成军。当这部交响曲第一次上演时,拿破仑帝国已到达了分崩离析的最后阶段。


A大调第七交响曲虽然是无副标题的作品,但是人们通常喜欢把它称之为"舞蹈性的交响曲"、"舞蹈的颂赞"。在贝多芬所有没有副标题的交响曲当中,这部作品也是最受人欢迎的。它拥有贝多芬所写出的最著名的慢版乐章以及最著名的快板乐章,所以它的地位终究是九大交响曲中不可忽视的一部。

   《第七交响曲》不是用戏剧性的冲突和斗争来表达英雄的形象,而是着重描写胜利人民的凯旋和欢乐。它贯穿着一种舞蹈的特性,整个乐曲使人感到精力充沛和生机四溢。这部交响曲从头到尾充满了奇异热烈的舞蹈节奏,正如瓦格纳所说的是“舞蹈的颂赞”。


第一乐章——稍慢的-生气勃勃地,A大调,4/4拍子,奏鸣曲式

乐章一开始就令人瞩目:这是一个节奏自由的长引子。由全乐队强有力地奏出一个和弦,之后双簧管从密集的和弦中脱颖而出,孤独地漂浮在一片寂静之中。它那独具特色的音色和稍带颤抖的演奏,以及旋律本身魔幻般的美,表达出一种深刻的感情和诱人的魅力。

紧接着和弦三次变换了色彩,单簧管、圆号和弦乐也相继加入,将这段神秘而富有张力的音乐带入了全新的境界。

这段音乐的浪漫色彩和神秘魅力同木管乐器的使用密切相关。贝多芬一反十八世纪管弦乐配器法则,将主要的地位不是交给弦乐组,而是管乐组,尤其是木管乐组。这里由于木管乐器独特的音色,使音乐充满了奇妙的特色和阳光般的光辉。

主部主题有一个固定的节奏型,充满了欢快和跳跃。这个节奏型贯穿了整个乐章,从而奠定了整个乐章愉快、欢乐的基调。

第二主题由长笛和第一小提琴奏出,木管乐组的其他乐器在强拍上应和。这个主题拓展了音乐的幅度,舒展了音乐前进的动力,同前一主题相互补充。

展开部贝多芬使用了非凡的作曲技巧,使用调性的转移、乐器的音色、主题的变奏等手法将基本主题做了变幻莫测的发挥。而这所有的变化都构建在基本主题那个跳跃的节奏上,使得音乐的进行充满动力,五彩缤纷,让听者兴趣盎然。

展开部之后开始音乐的再现部。在临近结尾时低音提琴组加大了力度,从而掀起了乐章的另一个高潮,使音乐结束在欢乐灿烂的情绪中。

从专业角度来看,第一乐章无论是从写作技巧还是演奏技巧来说都是有相当的难度。但对于听者来说,这个乐章的总体感觉非常和谐统一。


第二乐章——小快板,a小调,2/4拍子,复三部曲式

这个乐章在整部的交响曲中非常独特。它采用了类似葬礼的节奏和情绪,从而在全曲充满舞蹈的特征中,产生了鲜明的明暗对比。

乐章的结构是复三部曲式。第一段是a小调的基本主题及其变奏,中部转入同名A大调,第三段基本是第一段音乐的反复。

乐章的基本主题象一首德国民歌,非常朴实。音乐开头由木管乐器吹出柔和的长音和弦,接着弦乐器迈着沉重平稳的脚步缓缓走来。这个主题概括了音乐中关于死和噩运形象的音调特点,其葬礼进行曲式的节奏在整个乐章起着主导作用,这以后无论音乐内容发生怎样的变化,都没有扰乱这固有的节奏进行。贝多芬在这里用了复调和变奏的手法,充分发展了基本主题各个方面的能量和表现力。

这个乐章是如此独特,以至于在这部交响曲的首演中,这个乐章就被听众要求重演——对于慢板乐章来说,这是少有的荣誉。它从问世之时就受到普遍的欢迎,甚至有些指挥把它插入人们不太熟悉的贝多芬《第八交响曲》中去借以博得掌声!


三乐章——诙谐曲,急板,F大调,3/4拍子,三部曲式

这个乐章是一首速度极快的诙谐曲,它预示了浪漫主义作曲家在诙谐曲方面许多神奇美妙的特点:轻快而十分戏谑的旋律进行,辉煌的配器,鲜艳的和声和调性效果,一般诙谐曲少有的交响发展规模。

乐章的基本主题非常活泼有力,节奏富有弹性,真实地体现出热情奔放的欢乐情绪。它开头的两小节是坚实的顿音,然后弦乐组从低音区跳到高音区,紧接着三声中部中两个音符构成的短小音型妙趣横生地在木管的高音区中来回摆动,和主要的部分呼应。这个主题无论在旋律还是节奏上,都是贝多芬作品中的佼佼者。

开始的乐章中段是贝多芬在泰普里茨记录下的一首奥地利农村歌曲。这个主题在小提琴几乎一直保持在属音的背景上,由单簧管、大管和圆号奏出,旋律气息宽广,具有温和的田园情调,是典型的牧歌风格(请注意在这里贝多芬是怎样使音乐具有张力并一直保持下去的高超手法)。这里的音乐同基本主题飞快的节奏构成了对比。

随后是基本主题和中段主题的相继出现:活泼的基本主题的第二次呈现,中段主题的第二次呈现,活泼的基本主题的第三次呈现,当第三次呈现中段主题时,整个乐队用五个尖锐的和弦将其打断,令人感到幽默的不耐烦。


第四乐章——有活力的快板,A大调,2/4拍子,奏鸣曲式

在旋风般的末乐章中,舞曲的冲力以更有力的方式出现,瓦格纳称其为“舞曲的极品。”英国著名作家、音乐评论家萧伯纳也曾说:“……任何黑人的集体狂欢都不会象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最后的乐章那样可以引起最黑最黑的舞蹈家拼了命地跳下去。”

乐章的基本主题是粗犷的舞蹈旋律,可以理解为一种大型的弗吉尼亚舞。但不久它就发展成壮丽无比、令人激动的篇章,使任何舞蹈花式都相形见绌。基本主题在整个乐章中始终占据着优势,我们可以从中听到群体的跺脚(整个乐队的顿音);摇摆不定的旋转(旋律的抑扬盘旋);雷鸣般的欢呼(定音鼓的滚奏)和发自内心的狂喜(弦乐组在高音区旋风般的飞舞)……

在这部作品中,贝多芬奇迹般地使用常规的乐队和严谨的古典曲式达到了如此热烈奔放的神奇效果。这部交响曲反映了贝多芬丰富的想象力、高超的作曲技巧和独特的配器手法,是音乐行家和一般爱好者同样感兴趣的作品。我们越听会越喜欢它。


乐团此次精选了贝多芬最有代表性的几首交响曲以带领听众向乐圣致敬。交响音乐是贝多芬创作中最重要的一个领域,其中占首要地位的是交响曲。贝多芬的革命精神正是在交响曲中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是一部大型的交响叙事诗——描写英雄生活的长篇史诗。它们不仅是音乐史上里程碑式的建筑,也是人类文化艺术的伟大文献。

这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最终耳聋的音乐家,一个用痛苦换来欢乐的英雄。这个表面狂傲的人,在事实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音乐家最重要的器官损坏了,他不敢表露出来,不敢让人知道他的弱点,只好选择离群索居。他没有知音,甚至连朋友都没有。但是,贝多芬接受了现实,承受了上天给予他的痛苦的命运。

贝多芬的交响曲创作跨越了他所有的创作时代,成为理解贝多芬精神的最好文献。他的交响曲通俗易懂,内容深刻,形象鲜明,手法新颖,充满了力量和哲理。它超越了时代的界限,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财富。

古往今来,贝多芬的交响曲给了众多聆听者无穷的信心和力量,正如罗曼·罗兰所说的:“这不是抽象的睿智,这是输血,是理性无法理解的深奥的生命的奇迹。”


小编此次还特意为大家整理了一份简洁明了的贝多芬生平年表:


1770年12月17日:在波恩(Bonn)接受洗礼。(可能是头一天12月16日出生)

1773年12月24日:贝多芬的祖父去世,其生前为宫廷乐队老指挥

1778年:作为演员第一次在科隆露面

1782年:出版第一本音乐出版物——《根据德莱勒斯一首进行曲而作的钢琴变奏曲》

1784年:担任宫廷管风琴师

1785年:创作三首《钢琴三重奏》

1790年:为约瑟夫二世及其继任者分别创作了两首康塔塔。

1791年:为《骑士芭蕾》创作音乐

1793年:贝多芬开始跟随海顿学习

1795年3月29日:在维也纳首次举办公共音乐会

1797年:《为钢琴和木管乐器而作的五重奏》首演

1798年:创作了《钢琴奏鸣曲》(Opus 10);《弦乐三重奏》(Opus 9)降B大调单簧管三重奏》(Opus 11)

1799年:贝多芬创作了《第一交响曲》(Opus 11)和《降E大调七重奏》(Opus 20)。出版《“悲怆”(Pathétique)奏鸣曲》(Opus 13)。

1880年4月2日:在宫廷剧院首次举办了个人作品音乐会

1803年:创作了《第三交响曲——英雄》

1805年:创作了《“热情”奏鸣曲》。

1806年:创作《第四交响曲》

1807年:完成《科里奥兰序曲》

1808年:创作《A大调大提琴协奏曲》、《第五交响曲》、《第六交响曲》、《三重奏》、《合唱幻想曲》

1810年:创作戏剧配乐《艾格蒙特》

1812年:创作《第七交响曲》、《第八交响曲》

1816年:贝多芬终于争取到死去弟弟的儿子的监护权。其身体健康状况每况愈下。

1817年:为弦乐五重奏创作了《D大调赋格曲》

1819年:法院判决贝多芬暂时失去对侄子的抚养权,恶化其健康。

1821年:在疾病缠身的情况下,创作了最后三首钢琴奏鸣曲

1822年:完成《庄严弥撒》

1824年:创作完成了《第九交响曲》

1825年:创作了《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a小调弦乐四重奏》

1826年:健康状况在12月急转直下,正在创作的《弦乐五重奏》最终没有完成。

1827年3月26日:辞世。3月29日的葬礼有1到2万人组成的盛大送葬队,成为当时重大事件。


本文撰稿:汪冰杰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