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云台】世界乐圣朱载堉

云台山景区 2020-10-10 07:12:59


公元263年,嵇康《广陵散》千古绝唱之后,时光飞逝,到了16世纪,云台山地区又出了一位伟大的音乐家:被称为“布衣王子”的朱载堉。


朱载堉: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孙,郑藩王族嫡系。朱载堉的父亲郑恭王朱厚烷能书善文,精通音律、乐谱,朱载堉从小深受影响,喜欢音乐、数学。10岁时被封为世子,成为郑王的法定继承人。15岁时,因王室倾轧,其父被诬陷削爵,禁锢在安徽凤阳。朱载堉因父亲无罪被软禁,心情沉痛,于是筑土室于宫外,以示抗议。他在土室中独居了16年,茹苦含辛,励精图治,艰难地从事他所热爱的音律、数学、历法的研究。朱载堉心如磐石的坚定心性在这件事上一览无余。有这样心性的人,没有理由不成功。

1567年,朱载堉的父亲恢复了爵位。朱载堉也得以恢复世子冠带,但16年的心性磨砺已使他无视紫诰金章、高车驷马,他像竹林七贤一样自甘于淡泊之中,在音律研究上更加发愤不舍,开拓了这一学科的广阔领域。35岁才当上新郎。

1591年,朱载堉的父亲病逝,朱载堉按制继承了王位,然而,普通人耗尽一生也无法追求的辉煌顶戴,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沉重的负赘,身在富贵之中,犹如装进了一只铁笼子,无外乎空耗一生。于是朱载堉七次上疏请求让位。万历三十四年,神宗皇帝终于准奏,将三爵让给了他的同族兄弟,朱载堉为此还受到了神宗皇帝的旌奖。朱载堉晚年时,更是毅然离开了繁华的府城,彻底抛弃了富丽的王宫,有时与农夫灌桑、牧猪,有时隐居不出,他的志趣仍然放在音乐及历法的研究、著述上。

朱载堉这样的人,实在是一个大大的例外,他的一生是在一个隐秘的战场上度过的,他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是自己的心性。没有几个人愿意像他这样,选择这样一个难缠的对手展开无声的较量。他们情愿在名利场上选择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对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每一架都可以搞得轰轰烈烈。

杰出的音律学家、历学家、数学家,这是朱载堉“例外”行事的结果,一个用漫长的一生将自己打磨得心无旁骛的人,这些不过是他应有的自然结晶。与“郑王”的皇家顶戴相比,一个是权力赐与的,一个是万世拥戴的。孰重孰轻,这并不是一个自明的判断,首先需要有一个对自己的掂量。

朱载堉一生涉猎颇丰,且均有大成,有《乐律全书》、《律吕正论》、《律吕质疑辩惑》、《嘉量算经》、《韵学新说》等著作。《乐律全书》总结了前人的乐律理论并加以发展,其中《律吕精义》通过精密计算与科学实验,创造了“新法密率”,是音乐史上最早用等比级数平均划分音律、系统阐明十二平均率理论的声学论著。“新法密率”是现今在世界各国键盘乐器上得到广泛应用的十二平均率,也称“十二平均律的数学理论”,比西方人发现这一理论要早100多年,属世界首创。早在明代,朱载堉就夺得了多项世界第一,被誉为“文艺复兴”式的科学巨星、“世界乐圣”。

朱载堉还写有不少关于舞蹈的论著,如《灵星小舞谱》、《六代小舞谱》等。从理论上对舞蹈作了探讨和论述,还详尽地规定了有关舞蹈的内容,描绘出了舞图和舞谱。舞蹈《豆叶黄》有图有谱,有词有节,是我国舞蹈史上第一部比较完备的舞谱,比世界著名的拉班舞早300多年。

朱载堉的陵园坐落在九峰山下。如今在这一代仍留着一个有趣的古老风俗。谁家办红白喜事,都请吹鼓手,而且特别高看,都是给他们抬来八仙桌,摆上比待客还要好的酒菜。吹鼓手在八仙桌的旁边和下手落坐,上座位置的大椅却空着,据说这张大椅是纪念朱载堉的。朱载堉是吹鼓手的祖师爷。

你能想象一个注目星空的历学家、一个埋首数字的数学家跟吹鼓手的祖师爷是同一个人吗?朱载堉挑战了我们的想象力。


——————————————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特推出“重阳节孝亲周”优惠活动。2015年10月19—25日,55周岁及以上中老年人(1960年12月31日之前)可享受免门票优惠(凭身份证购买60元景区交通费、两日内有效)。


在“重阳孝亲周”活动期间,陪伴父母同行的年轻人,游览景区后,凭本人身份证和门票登记后。在2015年12月31日前登记的游客重游云台山凭身份证免门票,购买60元/人景区交通费,两日内有效。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