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峦之间,激情回荡:米特罗普洛斯的马勒第八交响曲

古典音乐频道 2020-09-29 14:55:06

在众多马勒作品的指挥中,有着惊人记忆力,从来都是背谱执棒的美籍希腊指挥大师德米特里·米特罗普洛斯(Dimitri Mitropoulos 1896~1960年)在美国普及与推广马勒的交响曲的历史比伯恩斯坦还要早。米特罗普洛斯1951年出任纽约爱乐乐团首席指挥,1960年10月31日率团欧洲巡演期间在科隆演奏了马勒第三交响曲,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场音乐会。两天后,他在米兰斯卡拉剧院排练同首曲目时从指挥台倒下辞别人世,犹如这部交响曲的第六乐章一样舒缓而祥和,而马勒谱写的来自“上帝”的爱之主题,化解了人们的伤感。

“音乐与艺术公司唱片的封面

1960年8月28日,米特罗普洛斯在萨尔茨堡音乐节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了马勒第八交响曲。这是一次广播录音,音乐与艺术公司、ARKADIA公司分别在1998年和1992年发行了这版录音,他们都将音源转录在一张CD之上,从而让天主教拉丁圣诗中造物主“圣灵”的降临,与浮士德灵魂升天的一下一上两个过程合而为一,我们在领略马勒先抑后扬这一风格的时候,不用在中途换碟停顿。

ARKADIA公司唱片的封面

善于把握细节的米特罗普洛斯为第二部分伊始的自然界描绘了一张细致的彩图。在他的处理下,木管和弦乐的拨奏都比较舒缓,仿佛每一片草丛都浸淫在霏霏细雨之中,我曾在肇庆鼎湖山的那一弯清澈的湖水边上感受到如是的景象,湿度很大,但负离子十分浓郁。维也纳爱乐的此版中舒缓的速度保持了通常演绎此曲时惯常的速度,双簧管和长笛的使命就是尽显氤氲,它们量入为出,吹奏出来的氛围十分得体。

鼎湖山


鼎湖山风景

“音乐与艺术”公司的唱片说明书上没有注明歌唱家的姓名,要想得知演唱得十分完美的歌唱家名字只能依靠ARKADIA的说明书。深奥的神甫的男低音是玛拉纽克(Ira Malaniuk)、悔罪之女的第二女高音是察德克(Milde Zadek)、罪之女的第一女高音是科尔茨(Mimi Coertse)、撒玛利亚之女的第一女中音是韦斯特(Lucretia West),这几位歌唱家各自的声音常常盖过一支圆号的力度,他(她)们传达出的“宗教寓意”在铜管和合唱的烘托之中不断地叠加累积,虽然间奏时竖琴的琶音极其优美,但女高音和女中音们的嗓音充分证明马勒在此加入的“间奏”段落只是提醒了“灵魂”的存在,它还没有升起,因为尘世的罪恶尚未被赎清,所以在第二部分的终曲乐章里所有的独唱、合唱,以及所有的器乐还都需要不断地荡涤。在米特罗普洛斯的控制下,那些非常齐整的圆号义无反顾地帮助马勒拨开了迷雾,你真的能在维也纳爱乐铜管声部的豪情之中看到“灵魂”升到天际之时与天体摩擦而出的两道金光,此时唯一的缺憾是铜钹在第一次击奏的时候比管乐快出了半拍,但第二次就正逢其时合二为一了。

指挥家 米特罗普洛斯(图中)


ARKADIA将第二部分的演唱和“间奏”都标注了时间,便于听者比照和查找。虽然是ADD,但这部交响曲所需要的宽阔音场以及必备的广袤空间在这两款来自一个音源的录音里都应有尽有。我们在79分40秒的唱片里能够领略的不仅仅是维也纳爱乐的合唱团与乐团的超高水准,更重要的是可以感受到指挥家的胸怀。

奥地利山峦


奥地利山峦


米特罗普洛斯是一位狂热的登山爱好者,作为一位指挥家,他的脑海里牢记着马勒的总谱,在山脚遥望主峰和在峰顶俯视大地的经历,都让他对总谱的理解高屋建瓴、炉火纯青。不知道米特罗普洛斯在指挥马勒八之前的登山是以丘陵还是以高山为主,他第二部分被马勒提示的三个乐章里,着实能让我们感觉到乐声在山峦之间的激情回荡。这些回荡此起彼伏,既有小提琴铺设的慢坡,也有大提琴深挖的沟壑,而所有的管乐都随着米特罗普洛斯的崇高旨意依傍山巅而展现出沸腾的态势。当最后的圆号向上喷薄的时候,我的大脑中只有米特罗普洛斯那一脸的狂喜,而维也纳爱乐的绅士们在他饱经沧桑的皱纹里也肯定知道,这就是马勒第八交响曲所需要的面庞,这幅面庞虽然与罗丹为马勒所作雕塑的气质不太相像,但本质上突出的都是线条。

往期精彩:

1.马勒——在音乐里找到归宿的流浪者

2.追寻马勒的足迹(上)

3.追寻马勒的足迹(下)

4.探索乐音的极境——吕嘉指挥马勒《第三号交响曲》赏析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尽在古典音乐频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期内容:静   介

文章编辑:廖   敏

页面排版:廖婉毓


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

听音乐精品·看经典视频

长按二维码,

关注好音乐!

Copyright © 包头古典音乐协会@2017